信阳新闻网欢迎您!

《国家宝藏》:台综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正气范儿!

2017-12-06 11:26:38 来源:腾讯娱乐
欢迎订阅《信阳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XYSJB10658300即可开通 3元/月 不收GPRS流量费

《国家宝藏》刚刚播出一期,就火了。

上周日晚七点半,《国家宝藏》在央视综艺频道首次与观众见面,这个讲述27件国宝“前世今生”故事的记录式综艺,在播出后的24小时里火速刷屏。它被媒体称为年末的综艺黑马,B站的年轻人用满屏弹幕向这档“清流综艺”致敬,豆瓣网友更是慷慨打上了9.4的高分。

原本略显枯燥的文博探索节目,却因大气磅礴的制作、明星演员们极其有趣的“场景重现”和背后的匠人故事俘获一大批具备高审美标准的年轻人。

以明星为“药引”,但不滥用流量;博物馆文物走下神坛,大国重器不再有距离感;创新和信念感兼具,娱乐性和科普性并重。这一次,《国家宝藏》终于让台综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正气范儿!

台综突围,《国家宝藏》的大胆尝试,对了!

12月3日《国家宝藏》开播当晚,总导演、制片人于蕾写了一篇手记,记录了开播当天的心情,她写到:“两年来,不知过了多少个无眠夜,唯今晚心境不同。这感觉,像是与自己的理想,谈了一场虐心苦恋后,终于盼来了洞房花烛......”

其实早在11月《国家宝藏》专家深度策划会上,于蕾就满怀忐忑:“这是一个很简单也很复杂的节目,就像我们的模式界定一样——大型文博探索节目,这就是一次探索。这种探索性的创新融合到底会得到怎样的评价?我们很忐忑,也很期待。”

主创人员“夜不能眠”的担忧背后,自然是这档节目的创新和“冒险”。

《国家宝藏》的“新”和“奇”在于,它与以往的鉴宝节目几乎完全不同,不仅有宝物,还有明星,有故事。

在这档定义为大型文博探索类综艺节目里,观众可以看到真人秀、舞台剧场、纪录片等多种元素,关于节目类型,官方给出的定位是“全新创制的记录式综艺”,文化的内核,综艺的外壳,记录的气质。虽然多重元素“混搭”,但节目本身的专业性和娱乐性完全撑得住。

从专业度上来看,《国家宝藏》由九大国家级博物馆和精心挑选的27件国宝坐镇,以“新晋网红”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为代表的几位馆长亲临现场点评,每期由一家国家级博物馆从万千馆藏中甄选三件国宝来给观众展示。虽然《国家宝藏》没有请国宝真正走上舞台,但现场效果已然能让观众感受到历史文物从古到今穿过时间而来的庄严感。

从娱乐性上来看,由明星担任国宝守护人,先以“前世传奇”为主题,明星回到国宝的年代,现场演绎,以舞台戏剧的形式呈现文物的传说。然后以“今生故事”为主题,由明星选择的国宝接班人讲述他们守护和传承国宝的故事。

对于一贯爱走正气范儿的文化节目来说,《国家宝藏》的创新在于它一开始就不想圈地自萌,走闷声做节目的老路子,它想抓住年轻人的心。

从节目对明星护宝人的选取上就不难发现,《国家宝藏》很早就将目光锁定到年轻群体身上。易烊千玺、雷佳音、刘奕君、撒贝宁、陈晓、李晨、段奕宏、王凯等,27件国宝的27位明星守护人,都是号召力强劲的明星艺人。节目播出后,除了明星的自发宣传,节目视频、截图也被明星粉丝自发转载,知名度被进一步扩大。

“好爱这个节目”、“泪流满面、热血沸腾”、“立志每个博物馆都要去一下”、“给央视爸爸下跪......”节目第一期投放到B站播出后,满屏的弹幕和观众的狂欢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虽坐拥明星流量,但不偏离主题,不失信念感

《国家宝藏》虽有号召力强劲的明星加持,但在整档节目里,制作组并没有打算让节目过度娱乐化,沦为明星的话题场。

作为一档定位为“大型文博类探索类节目”,明星专注文物本身,发挥演员的本职作用,以有趣的故事表演、生动的场景还原国宝传说,利用明星的积极影响带动普罗大众科普国宝。文物科普的专业性和文化节目的娱乐性两者兼顾,恰到好处,节目组并未迷失自己。

在12月3日播出的首期节目里,国宝守护人李晨、王凯、梁家辉化身宋徽宗、乾隆帝、司马光,分别推荐了故宫博物馆的三件国宝,天才少年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有着“瓷母”之称的各种釉彩大瓶以及“中华第一古物”石鼓。

李晨饰演极具艺术才能的宋徽宗,因为“踏花归去马蹄香”的画作,少年得志的天才画家王希孟受到宋徽宗赏识,特许他在宫中完成《千里江山图》卷,也因此天性率直的王希孟受到大奸臣蔡京的妒恨打压。蔡京屡次以“生性顽略”为由,请求宋徽宗治罪王希孟,徽宗每每都不予理会,直到数月之后,这幅绝世画作完成,徽宗转而将《千里江山图》卷赐予蔡京,北宋覆灭后,天才画家王希孟也自此消失。

王凯饰演了“农家乐审美且傲娇”的乾隆帝,执意烧制“瓷母”各种釉彩大瓶,受到了王羲之、雍正帝、黄公望的“三维立体环绕diss”,但执拗傲娇的乾隆坚持认为“鼎盛王朝,就该海纳百川”为自己正名。

梁家辉扮演了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马光。故事因石鼓展开,其中不仅有“司马光砸缸”的故事,还讲述了司马光父亲司马池的死因。

如果说《国家宝藏》“前世传奇”是趣味小点心,那“今生故事”才是节目组精心烹饪的“硬菜”!

无论是为守护石鼓在故宫供职的梁家五代人;还是有着“瓷器问不倒”之称的故宫博物院年轻志愿者张甡;研究《千里江山图》卷青绿色彩四年之久,耗时两个月时间复制《千里江山图》卷十分之一的冯海涛;在现场恳求观众帮忙留意颜料矿石线索、并解读矿物颜料“千年不腐”的非物质文化遗“姜思序堂国画颜料制作技艺”唯一传人仇庆年老先生,这些故事都是节目人文精神传达的载体。

当然,《国家宝藏》作为一档文博探索类节目,在高流量和传播度之外,还能获得如今的高口碑,除了节目形式创新和内容布局精巧,舞台置景、视觉体验等硬件装备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虽然《国家宝藏》没有请国宝真正走上舞台,制作组为了让观众能够真实感受都国宝魅力,将舞台设置在一块长43米、高7米的巨型LED环幕上,这块LED环幕的大小已经接近标准IMAX银幕,精细展示国宝细节。

在明星、故事和不失水准的硬件包装之外,拉近观众和文物的距离,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了解文物背后守护的故事,才是节目的最终落点。

台综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正气范儿!

《国家宝藏》的横空出世为垂暮的台综打了一个翻身仗。

事实证明,不是只有炒作话题、博眼球的综艺才能获得关注,台综终于找到适合他们的大气范儿的表现方式。

诚然,近几年来网综的迅速崛起给了台综很大压力,《奇葩说》《火星情报局》《中国有嘻哈》等更年轻化、更活泼、创造性更强的网络综艺汹涌而至,各大制作平台甚至也进入“诸侯争霸”式的白热化竞争状态。

网络综艺的异军突起,让电视台综艺的观众群体空间被挤压,台综面临此种窘境已非一日,不少综艺节目已经逐渐由台转网,勉强维持的综N代也步履维艰,收视下滑,观众流失,疲态尽显。

但央视作为国家大台,他们找到了适合自身定位的正确圈粉方式。

首先,近两年来在年轻人中流行博物馆文化,此前广受好评的杜甫、雍正帝、乾隆集体卖萌,以及《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火爆,让古人和文物的结合没了往日庄重严肃的形象,更加接地气儿。《国家宝藏》作为一档文博探索类节目,以文物这样的选题切口打入,有“独家资源”。

其次,央视平台对于众多明星演员的邀请也更加顺利,并且在演员的考量与匹配度上有更大的选择空间和主动权。

最后,通过《国家宝藏》这个节目,切实的把这些大气磅礴的深厚文化底蕴呈现出来了,光华璀璨的宝物,荡气回肠的故事,二十七件国宝重器,即便是在屏幕外,也能感受到这种恢弘。

在这个“以撕为贵”综艺时代,带有“精英气质”、非常peace&love的《国家宝藏》走红虽属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市场依旧残酷的,综艺节目繁荣似锦的蓬勃背后实是更严酷的优胜劣汰。对于之后的台综来说,到底如何安放明星、抓取观众,空耗资金还是圈地自萌?作为2017年名副其实的文化综艺黑马,《国家宝藏》或许会给深陷窘境的台综一点启示。(文 谷雨)

编辑:信阳日报社全媒体编辑-张军锐
  • 报晓风
  • 信阳日报微信信阳日报微信
  • 掌上信阳微信
  • 信阳日报新浪微博
  • 信阳日报腾讯微博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信阳新闻网立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回到顶部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豫ICP备0904406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01201517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19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