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新闻网欢迎您!

田君诗歌的信阳时代(下)

2014-12-31 17:37:53 来源:互联网
欢迎订阅《信阳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XYSJB10658300即可开通 3元/月 不收GPRS流量费

  信阳,对于诗歌来说,对于一群诗人来说,是一个谜。我们在努力理解,在新世纪信阳诗歌空前繁荣的背后,有什么必然的因素。但是,我们知道,现在是信阳的一个 “诗歌时代”,也可以说是诗歌的“信阳时代”。这是信阳当代文学的一个突出现象。在信阳,谈起诗歌,我们往往会把目光聚集在不超过三、五个诗人的身上:田君肯定是其中的一个。

  信阳的诗歌现状与田君之间的联系是紧密的。二十一世纪以来的信阳诗歌,田君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纽带。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把田君和信阳诗歌联系起来进行一次返乡式的识辨和探索。这对于信阳诗歌的进一步发展应当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田君是一个火车上的诗人。对于信阳这个城市来说,田君游离于乡情的“字里行间”,不断呈现出“静止的火焰”,最终,以一曲“纸飞中国”从信阳开始“羽翼丰满”,突出了中原重围。

  我也是一个信阳人,我也写过诗,或者说也算是一个诗人,所以我对信阳诗人有着兄弟般的感情。从陈峻峰先生开始,信阳诗人对我的影响是从他的《大将风度》(不知有多少信阳人还记得那种种的大气磅礴呵)开始,到田君的《纸飞中国》,再到扶桑的《没有人认识我》,这就是信阳诗歌的骨质部分吧。

  信阳,诗歌的时代就这样开始了。

  在这个时代的片段上,田君先生作为一个出色的诗歌队伍的组织者和出色的诗人,对于 “信阳诗歌方阵” 这支队伍,是一个旗手,亦或是一个“参谋长”、一串行进的哨音。这就是田君对于信阳诗歌的重要意义吧!诗歌在信阳的幸运,或许就是从近两年的《报晓》开始的。

  从上期《报晓》刊发宋玉杰的诗歌专题上,我看到作为编辑的田君的文学良知和勇气。民间诗人宋玉杰的光辉已被遮蔽得太久了,作为和森子同时代的诗人,他总是远离诗歌刊物,只有不多的作品被刊物从网络上转载。我刚回信阳时,诗人扶桑便告诉我,她十年前读到过一位信阳诗人宋玉杰的作品,感到十分震动,直到十多年过去了,还依旧念念不忘,只是据说他转移到网络上去了,网名叫“林野大树”(后来证实为“林野大兽”)。在我找到这位诗人的时候,田君编的“诗歌冲击波·宋玉杰专栏”已经在《报晓》出笼了,自此,该诗人从民间正式亮相,而且还是隆重亮相。对于宋玉杰,这或许会只是一个意外。

  而对于田君,这就是一种诗歌的精神。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坚持想为诗歌的“信阳时代”和诗人田君写点文字的原因之一吧。

  B

  信阳时代,这是我个人赋予“信阳诗歌方阵”的一个时间坐标。在这个地域性质的诗歌队伍形成的时间、地点的交汇处,我觉得“信阳时代”这个词组是一种相对准确的表述。

  在信阳的文学史上,何曾有过这样的队伍:拥有三、五个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的实力诗人,十来个具有一定创作潜力且暂露头角的新生代诗人,甚至还包括一些网络诗歌的“大兽”、“铁哥”等。他们在中国权威的诗歌刊物和民间刊物头题或者重要栏目频频登场,《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等不断进行特别推荐,在近几年,仅仅《诗刊》、《星星》诗刊和《诗歌月刊》这三家权威诗刊,信阳诗人就发表了数百首作品,至少三名以上的信阳重要诗人都曾经或者说经常亮相于中国诗歌的“年度最佳”、“年度精选”,几乎所有诗坛权威诗歌大赛的获奖者中都有信阳诗人。

  所以,对于一个时代的命名,我们没有能力,但是我们的作品会比我们更有力量。

  这是信阳诗歌的第二次起飞了,当年以“二陈”(陈有才、陈峻峰)为主体的信阳诗歌也曾经风光无限,只是好景不长,自从程光炜、易殿选、刘高贵、杨晓民之后已无以为继,想来还是因为没有能够形成创作梯队的原因吧。

  经过多年孕育,新世纪以来,信阳竟突然组成了一个“诗歌方阵”,这是信阳文学史期待已久、也是身为文艺组织工作者的诗人陈峻峰、田君 “蓄谋”已久的吧。

  在这个文化遗存比文化积淀更加丰厚的城市,没有比发掘、创造和弘扬一种文化更重要的事情了。诗歌也许能够做一支先锋小分队,以“信阳诗歌方阵”实现一次突围,我们相信,这将是诗人陈峻峰、田君和我们共同的一次远征,一定会有更多的战士在沿途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一定会在信阳诗歌时代有所作为。

  面对诗歌的信阳时代,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兼参与者,有着许多需要陈述的感想和思考的问题。曾经有过不少诗友与我谈起过平顶山,这是一个令人需要思辩的现象。

  关于“信阳诗歌方阵”与平顶山诗歌是否有相似之处我无从判定,但是我知道的是,平顶山并没有类似“田君”的纽带式的诗人,这是不是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一个地域诗歌集团的形成与一个诗人的确是有一定关系的,而反观平顶山诗歌近些年的沉寂,除了一个“大河风文化”网站(平顶山在其中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影响力吧)和森子老师及“阵地”这块招牌(张永伟、张杰和他的“爆炸”已远走他乡),真不知道我们曾经关注的那条湛河还是否能够激起浪花。

  在这里,并不是说平顶山诗歌不如信阳诗歌,而是说平顶山诗歌的边缘化与缺少一种宽容的纽带是有关系的,这已经为“信阳诗歌方阵”提前踏响了地雷,信阳诗歌有了诗人田君这条纽带,也许以后的路上会比平顶山少一些牺牲,会走得更远一些。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是平顶山的学生。

  诗歌的信阳时代开始被命名。

  尤其是《报晓》改版后得到了信阳市文联领导的大力支持,我想这其中应该与田君的诗歌态度是有关系的,多少诗人办杂志,又特别是办内刊的,不都是举步维艰吗?《报晓》对领导、对读者、对作者的态度,已经形成了“信阳诗歌方阵”所特有的那种包容的文化,一种亲切的、随和的、谦让的性格,一种进取的、开放的、包容的精神,切实有效地团结了“信阳时代”的所有诗人。

  我想,这就是一个地域诗人在中国诗歌界取得的最大成功。

  就最近几期《报晓》来看,我更坚定了这种想法:信阳诗歌的跑道已经搭建起来了。一个内部刊物办到这种受关注的程度、办到这种质量,这是信阳诗歌时代的一种必然。

编辑:信阳日报社全媒体编辑-余晨
  • 报晓风
  • 信阳日报微信信阳日报微信
  • 掌上信阳微信
  • 信阳日报新浪微博
  • 信阳日报腾讯微博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信阳新闻网立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回到顶部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豫ICP备0904406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01201517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19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