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新闻网欢迎您!

记信阳市抗美援朝烈士亲人赴东北为烈士扫墓

2015-04-12 16:22:26 来源:信阳新闻网-信阳晚报
欢迎订阅《信阳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XYSJB10658300即可开通 3元/月 不收GPRS流量费

张建民烈士的亲人在丹东为烈士扫墓。《丹东日报》记者 包芙蓉 摄

信阳新闻网4月12日讯(本报记者 时秀敏)4月2日上午,丹东市元宝区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春雨潇潇,丁明友与妻子闻大琴走到幺爹(小叔)丁光德烈士墓前,双膝跪地,抚摸着墓碑上烈士的名字,热泪夺眶而出。

清明前夕,我市4名抗美援朝烈士的亲人分赴丹东、锦州,为烈士扫墓。这场跨越时空的“团聚”,这次远隔1800公里的祭拜,远方的亲人找了60年,长眠的烈士等了60年……

隔山隔水血脉相牵

隔山隔水,割不断血脉亲情。本报“国信杯”“忠骨有处寻 亲人今安在——为抗美援朝烈士寻亲”大型公益活动及主题宣传活动,共为6名信阳籍抗美援朝烈士找到了亲人。而对每一位烈士的亲人而言,烈士的消息无疑都是从天而降的喜讯,是他们几代人找了、等了、盼了60年的佳音。他们等得太久,他们要跨越千山万水,带烈士“回家”。

清明临近,正是采茶的大忙季节,但信阳籍烈士丁光德、肖国付的亲人顾不上这些,他们的心早已飞到了丹东。

出发前夜,烈士丁光德的小侄子丁明友专程来到哥哥丁明生家。哥哥一家今年不能成行,特意委托他给远方的幺爹带话。哥哥和两个侄子,对着丁明友的手机,倾诉着对烈士的思念和牵挂,告诉烈士,他们一切都好,家乡的茶山越来越大了,家乡的人民脱贫致富了……丁明友还特意来到家门口的茶山,装上温热的家乡泥土和山间清冽的泉水,一路带到了丹东。

此次为肖国付烈士扫墓的是他的两个侄子肖永耀、肖永春。兄弟俩出发前,家里聚满了亲朋好友。大家急切地想知道烈士的情况,叮嘱他们,多拍些照片,多带些问候,让烈士早点“回家”。肖永春激动地说:“这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儿。如果爷爷和父亲泉下有知,该有多好!”

63年前,由爷爷做主,只有1岁多的张明江在烈士张建民的葬礼上,被过继立嗣,为他捧灵送终,成了老爹的“儿子”。小时候,只要爷奶、父母和村里老辈人谈起关于未曾谋面的“父亲”的任何消息,张明江就格外留意。零零星星的只言片语拼凑起他对“父亲”的全部记忆——那个高大勇敢、有学问、有追求的“父亲”,让他想了60多年。为了去看“父亲”,老人特意到街上理发店理了发、刮了脸。他要让“父亲”认清他,让“父亲”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个儿子!

风雨兼程与您相见

4月2日一大早,K27次列车驶入丹东站,为张建民、丁光德、肖国付3位信阳籍志愿军烈士扫墓的8位烈士亲人一走出丹东火车站站口,早早等候在此的丹东边防支队振兴大队的3名官兵和一位信阳籍机关干部就忙上前接过行囊,把他们请上车。

几天前,信阳籍烈士亲人前往丹东为烈士扫墓的消息就由《丹东日报》河南籍记者刁庆峰发布到了“河南人在丹东”QQ群和微信群。群里的河南老乡得知消息,都十分高兴,纷纷出谋划策,商量着怎样帮助千里迢迢的烈士亲人。丹东边防支队振兴大队成立了由3名官兵组成的志愿服务队,并派出两辆车接送烈士亲人。一名在丹东工作信阳籍干部主动请缨,为他们接风洗尘当向导。正是这些河南老乡的热心帮助,才让烈士亲人一踏上烈士长眠的土地,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浓浓亲情。

4月1日上午出发,8名烈士亲人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一路上,风雨相伴,那疾驶的风那飘零的雨,一如他们急切的心情。从北京转车到丹东,他们连硬座都没买到。4月1日17时27分到第二天7时15分,将近14个小时,他们只能一路站着,困了就靠趴在座位的一角打个盹儿。但下车后,简单地吃完早饭,他们就急切地赶往烈士陵园。

息县籍抗美援朝烈士温世荣的弟弟温世举已是一位68岁的老人。一得知大哥安葬地的消息,老人就和老伴儿商量着尽早启程去看望哥哥。3月30日,老两口和二哥的儿子一起出发了。张陶—息县信阳北京,他们一大早启程,到达北京时,已是夜晚11时。“心里太着急了,想早点看到哥哥。”来不及休息,他们又坐上了北京开往锦州的列车。当他终于和哥哥处在同一座城市的时候,迎接他的是3月31日的曙光。“我要亲眼看到哥哥,再回去给父母上坟,告诉他们哥哥的消息!”

魂兮归来千里梦圆

4月2日上午,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来自光山县仙居乡张湾村的张明江长跪在“父亲”张建民烈士的墓碑前泣不成声。

陪伴张明江一同来扫墓的是他的两个弟弟和弟媳妇。张明江从包里掏出手绢,小心地擦拭着墓碑,装饰上花束,摆上了从家乡带来的水果,家乡酒也洒在了墓碑四周,又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将整齐叠放的烈士牺牲证明书、光荣证、一等功立功证书打开,放在“父亲”墓前。

园区庄严肃穆,绿树掩映,整洁优雅。张明权用相机将一幅幅感人的画面与园内的景致记录下来,“回去带给家里人看看。让他们放心,老爹在丹东很好。”张明权激动地说,“老爹的坟是大理石墓碑,墓前也很干净,说明这里管理得好,也有志愿者常来祭扫。”看到丹东人民这样看重、爱戴志愿军烈士,他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当日上午,在丹东市元宝区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丁明友双膝跪地。他顾不得被淋湿的衣服,含泪打开手机,播放着哥哥和两个侄子的录音,把家乡的泥土和泉水洒落在墓前。随后,他双手捧起蘸着泪水写的《回忆幺爹丁光德》,低沉地念起来,其间数次哽咽得读不下去。

宽甸县双山子抗联革命烈士陵园,距离丹东市有100多公里的路程。肖国付烈士就安葬在那里,是3名烈士中安葬得最远的。走高速、过宽甸、穿灌水镇,一路上雨越下越大。尽管疲惫,在去往宽甸县双山子镇的路上,透过车窗看着三叔长眠的大地,肖永耀、肖永春兄弟俩仍然激动不已。

“三爹,我是您二哥的大儿子肖永耀,他是老二肖永春,俺们给您磕头了。”在烈士的墓碑前,肖永耀给烈士讲着家乡的变化,他含着泪水说,“爷爷、父亲的遗愿,在我们这一代终于能够实现了!”

3月31日,辽宁省解放锦州烈士陵园,烈士温世荣的墓碑前,弟弟温世举同样长跪不起。哥哥走时,他只有8岁,与哥哥的再次相见,他等了60年。往年清明,他只能在祖坟地里大哥的衣冠冢前,聊寄哀思。今年,他终于能够面对面地和哥哥说说话了,“哥哥,回家吧,咱一块儿回家……”

“回家”,长眠异乡的烈士,终于能跟着他们的亲人,一起“回家”。血脉相牵的亲情在60年以后,依然跨越山水,填平岁月,绵延不断……

(本文部分资料由《丹东日报》记者刁庆峰、包芙蓉提供)

编辑:信阳日报社全媒体编辑-郑琦
  • 报晓风
  • 信阳日报微信信阳日报微信
  • 掌上信阳微信
  • 信阳日报新浪微博
  • 信阳日报腾讯微博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信阳新闻网立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回到顶部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豫ICP备0904406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01201517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19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