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新闻网欢迎您!

《极挑》总导演严敏:国民综艺操盘手和他的男人帮

2017-08-09 16:41:19 来源:腾讯娱乐
欢迎订阅《信阳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XYSJB10658300即可开通 3元/月 不收GPRS流量费

一如大部分的爆款综艺,总导演严敏在《极限挑战》之后成了“网红”。第三季第一期前的看片会上,观众对这位总导演的的熟悉程度,丝毫不亚于同场的王迅,“他就是那个老是‘搞事情’的导演。”前排的小哥悄悄给旁边人科普。

上海40度的高温里,腾讯娱乐决定会一会这位网红。要了两杯冰美式,已经开了2个小时《极限挑战》讨论会的严敏,就在会议室里开始了问答。问得少答得多,严敏对节目制作的了若指掌让他滔滔不绝,关于过去是什么让《极限挑战》诞生,现在又如何不断试错,未来会不会制作网综……他好像早有想法。

唯有问到最想做什么时,严敏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休息!”2015年至今,他再没有连续休假一周。2015年,策划《极限挑战》,结束后是大电影,再接着又策划了《极限挑战2》。好不容易收工,《天籁之战》又开始了,再到目前的《极限挑战3》。严敏听说新一季的《天籁之战》又要开始了,“我现在只想着休息”。

《极限挑战》是结构性喜剧 一个套子绝不用两次

时间回到2015年,放在严敏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做一档他和团队都熟悉的棚内节目,要么尝试完全没经验的户外真人秀。那正是《奔跑吧兄弟》已经火了的时间,“市场上也是有很多资金,包括广告招商也有很多期许,希望能做一个新的户外真人秀节目。”几乎没有犹豫,严敏选了后者,“我们要做一个户外真人秀节目,而且我们能够做一个和《跑男》完全不同的户外真人秀节目。”于是,有了《极限挑战》。

珠玉在前,怎么才能“完全不同”?《极限挑战》一直有个标签——剧情化综艺,严敏是学戏剧出身,在他手里,《极限挑战》更像是一个结构性喜剧,“通过人物的理想和现实,矛盾和推进,以求不同人物之间产生相互的冲突,通过结构的安排、巧合、偶遇、回闪,比如说互为因果等等等等这些东西,构成喜剧性”。

举个例子,严敏用了宁浩的《疯狂的石头》,故事简介本身并没有什么笑闹之初,不过是片中的人物都想得到那块石头,但“所有这些人的目标碰撞在一起的时候,才构成它的喜剧性。”这个就是结构性喜剧。

除此之外,严敏对《极限挑战》有个近乎严格的规定:永远不重复自己。不仅单集剧情套子、主题设定没有重复过,更难的是,连其中的环节也从来没有重复过。这就意味着,《极限挑战》不可能成为流水线作业,“不是说你从欧洲买一个模式,买一个《好声音》,买一个《达人秀》,可以按照一个流水线去生产的模式。”一旦进入流水作业,那么,极挑也就不是极挑了。——严敏如是说。

在“不重复”的大框架下,严敏对游戏的设计也有“规定”,在团队头脑风暴时,所有人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游戏属不属于《极限挑战》?听起来有点古怪,但严敏解释说,在“极挑”中出现的游戏都不可以有唯一胜利法。

比如跳高,它或许是个好比赛,但不是一个好游戏。如果要在《极限挑战》里跳高,身体素质绝不是唯一胜利法,“我们的设计游戏是跳1.5米,跳不过去我钻过去。你钻过去可以,我给你一个钻过去的待遇,你跳过去,我给你跳出去的待遇。再比如,我前面因为赢了哪个东西,获得一个调整横杆的权利,行,我给你一个调整横杆的权利。”跳高前后的事才是“极限挑战”,而“跳”这个动作本身并不是。

普通的跳高或许也会产生喜剧性,但建立在动作或语言的夸张上,“啊,没成功”、“啊,再次尝试”……严敏开玩笑说,“判断一个综艺好不好,你就听它‘哇噻’、‘哦’、‘啊’这种词语的频率,我觉得频率越高的综艺,一定是一个烂的综艺。”

师夷长技不是不可能 4集后完全摆脱韩国团队

目前,《极限挑战》的团队大概有六七十人,其中包括八九位主要的编剧和跟拍导演。然而回到最初,节目也曾有过韩国团队的身影,只是稍纵即逝。让严敏回忆:从哪一期开始“极挑”用上了全自己人的班底?他非常清楚地告诉腾讯娱乐——第一季的第五期,在重庆。

严敏从制作《极限挑战》之初,就一直有个非常清晰的理念:“你可以去拜他们(韩国团队)为师,可以跟他们非常系统地学习所有的创作技巧。”但既然想做的是国民综艺,就必须由中国国民来完成。

其实,早在韩国团队介入的第一期节目中,严敏就意识到了“任何一个外国人都没办法找到(国民综艺)的真正内涵”。

对极挑忠粉来说,一定记得第一季的第一期节目《时间战争》——对阵双方通过抢夺对方的时间来延长自己的生命值,不过,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期节目曾经重录过。当时,节目组邀请了一些韩国相当著名的编剧,策划了这一期节目的上半集。可是到了下半集,却出现了分歧。韩国团队由于不熟悉中国市场,对嘉宾的能力和观众的接受程度做出了这样一种判断:回到一个相对固定的场所,召集一些观众,在舞台上完成一些游戏。

然而,“当把这些演员、嘉宾,我们的MC请到台上做游戏的时候,当他们再一个打好灯光的舞台去面对下面的观众的时候,他们就切换到了另外一种状态,一种舞台演员的状态。”这显然不是严敏想要的结果。录完第一期的3天之后,严敏和他的团队决定,下一次拍摄时,再补拍半集,这才有了《时间战争》抢占12个点的下半集。

观众看到的第一季第一期,其实是经过反复磨合和重录的,4集以后,中国团队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这一段历程,让严敏想起了他非常喜欢的电影《阿甘正传》:那个残疾的小男孩,一直是依赖支架走路,依赖久了,拐杖就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后来有人追他,他就飞快地逃跑,支架就散开了,他发现腿原来是没有事的,他就越跑越快。——严敏也这样带着他的团队越跑越快。

在试错中进步 请接受我的牛和傻

奔跑的过程中,“我们会经常地犯错,或者我们会主动地去试错,我们是在不断地犯错当中,让自己变得成熟起来的。”严敏还谈起了另一次有些内疚的“试错”。

第一季的第十期,为了配合当时正要上映的《港囧》的宣传,《极限挑战》首次进行了团战录制。然而,严敏却用“超无聊”来形容录制时的心情,因为极限男人帮的6个人太强了,他们早已配合默契,“6个大坏蛋和小坏蛋脑子特别快”,这样对临时编队的徐峥一队,就显得不那么公平了。

就在此时,另一个错误又毫无征兆地发生了。那一期录制在深圳,为了模拟围村人过年时,边抬着“妈祖娘娘”的轿子边放鞭炮的习俗,节目组安排了一个类似的桥段。尽管严敏和他的团队像往常一样早就测试了好几次,也给每位嘉宾都准备了遮挡的头盔和长袖衣裤,却没料到录制当天因为下雨气压低,再加上夜深,巷子里放过鞭炮的烟雾迟迟散不出去,嘉宾们迅速退了出来,却还是有好几个人咳嗽了。

“我觉得我自己做了一次刻舟求剑的笨蛋,因为情况不一样,产生不一样的效果,因为我们选择了不重复自己,我们就接受不重复自己所带来的一切牛和傻,惟有这样我们才能做的跟别人不一样。”

那一次,严敏立刻中断了录制,没有强行继续。随后又做了两点补偿:第一,为徐峥导演的《港囧》补录了一期护送冰块的“冰囧”;第二,再请苑琼丹上一次《极限挑战》,“(深圳)那天录制,作为一个女性,她一直陪着一帮老爷们在那该扛轿子扛轿子,该奔跑就奔跑,出了一身汗,我希望她能再给我一次合作的机会”。前不久的香港特辑里,严敏终于还了这个心愿。

同理可证的,还有前一阵沸沸扬扬的“郑则仕消失”事件,采访当天,严敏没有正面回答“消失”的原因,因为“这个时间点再去回应不合适,有一种被人打了以后再怎样(还手)的感觉”,但他却说不妨去读一读他和徐峥、苑琼丹的故事,也许就有答案了。而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紧随其后的一次录制中,郑则仕又被请来了。

关于大家关心的三个小问题

1、关键词:《极挑》的未来

第三季的《极限挑战》素人的戏份大大超过了前两季,有网友好奇:极挑真的要走星素结合的路子了吗?严敏的答案是,全素人的综艺才是最高阶段。

腾讯娱乐:户外真人秀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严敏:我觉得任何的真人秀节目都有发展的三个阶段,它的最高阶段应该是素人真人秀节目,就类似于欧美现在最为主流的素人真人秀节目,素人是构成整个节目的主体,素人的命运,素人的性格,素人的人性,随着节目在当中呈现,这是现在欧美所有的各种类型的真人秀节目的一个主流。就是你不管是做什么样态的节目,最终它的主体都是素人。

如果它这是第三阶段的话,第二阶段应该是日韩的真人秀节目,构成日韩的真人秀的一个主体,它有专门的一个阶层,英文叫Gagman,翻译过来叫搞笑艺人或者综艺咖等等,它是由这样一个阶层来构成户外真人秀的主体。或者这些阶层有时候在引进素人的嘉宾,引入进来以后,构成这样一个主体,这是日韩的,我把它叫做户外真人秀的第二阶段。

中国的户外真人秀节目,目前还只是在第一阶段,所谓的第一阶段就是以明星为主的真人秀。但是这个阶段会持续多久,我觉得持续不了多久。它未来必然的趋势会逐渐地过度到形成两种方向,一就是星素结合,逐渐过度到以素人为主的真人秀节目。

第二个趋势,会形成一个专门的艺人的阶层,就是以专门做户外真人秀为主的艺人阶层,这两个方向都是未来可见的趋势。哪怕我们熟悉的贝尔,他可能是一个冒险家,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勇士,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一个电视人,是一个专业做户外真人秀节目的电视人。

2、关键词:跟网综抢饭碗

现在,许多曾经的电视人都加入了网络综艺制作的大军,严敏的同事李文妤也制作了《放开我北鼻》,口碑点击都相当不错。作为棚内和户外都能胜任的综艺节目总导演,严敏也不是没有想过制作网综。

腾讯娱乐:有想过做网综吗?

严敏:当然有考虑过。我有几集节目已经在抢网综的饭碗了,已经播的有几集改成网综的话会很讨巧。就是说每一集的《极限挑战》,我不是说每一集,至少已经播的27集节目里边,我觉得能改出来10到12个模式是没有问题的。有一些集是特别适合改成某一种模式的网综。因为我们本来自己也在做一些所谓的不重复自己的事情,不重复自己最大的好处,就像那种极限的头脑风暴能把人逼到极致,参与的每一次的思想的东西出来。但是这些东西移植到网络的平台上,把它放大成一个节目,再增加其他的内容,可能性的话会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概念。比如像岑俊义在乐视做的《单身战争》,我就蛮喜欢的。我不知道点击好不好,我个人蛮喜欢的。

所以说网综我很接受,只要我有时间我会去尝试一下网综。但是我不希望唯一的,就是不希望把我的网综继续搞成一个工业化、流程化生产的东西,这是要尽量避免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特别怕重复。每天如果让我重复着做同一件事情,我可能会觉得很无聊。

3、关键词:网红的困扰

在《极限挑战》中偶尔会出镜,更是节目忠粉眼中的超级网红,严敏在社交网络上也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他还偷偷告诉腾讯娱乐,如果早几年,他说不定会想出道。

腾讯娱乐:成为网红这件事对你来说是困扰吗?

严敏:我觉得挺困扰的。说实话,我的微博不敢瞎发了,以前的微博像百科全书一样,翻我微博可以看到很多的像本杂志,可以翻到很多东西,因为我喜欢转一些东西,并且旁边加点批注这些东西,就是个人的一些看法。现在我都不能转了,和我职业无关的东西我不能转了。这是一个最大的困扰。其他的还好。

说实话,我在很多的论坛,很多的网站,都有自己的ID,当然都是潜水状态。我都会去看,我不一定是看和我节目有关的东西,更多的是看跟节目无关的东西。因为作为一个节目的创作人来说,应该有这样一个特八卦的心。包括在贴吧、知乎、豆瓣、新浪微博,都有帐号。当然唯一暴露的就是新浪微博的帐号,其他的潜水潜得挺好,因为从来不说话,主要是看。但是你说如果哪一期没有做好,大家骂或者怎么样,我会难受吗?如果你骂在点上,我很开心。骂得不在点上,我很想冲出来跟你辩一辩。当然辩的主要方向是请你黑人黑得高级一点,我告诉你你应该黑什么东西。有时候特别想交谈。但是这种都是一时的小情感,最主要的是你不要被你的身份所约束,去让你忘记你本来想做的事情,这是最重要的。

 

编辑:信阳日报社全媒体编辑-张军锐
版权声明:本网原创稿件以及标注来源为《信阳日报》、《信阳晚报》的所有稿件,其版权均归信阳日报社所有,未经信阳日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或个人严禁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如需授权,请致电:0376-6263932。
  • 报晓风
  • 信阳日报微信信阳日报微信
  • 掌上信阳微信
  • 信阳日报新浪微博
  • 信阳日报腾讯微博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信阳新闻网立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回到顶部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豫ICP备0904406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01201517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19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