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新闻网欢迎您!

李洪志身世再揭秘 刷刷李洪志的“朋友圈”

2017-05-12 16:01:23 来源:互联网
欢迎订阅《信阳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短信 XYSJB10658300即可开通 3元/月 不收GPRS流量费

  李洪志自称:“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到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李洪志还说,他是“宇宙主佛”、“创世主”,还说自己是唐太宗转世。但如此“神奇”的李大师在身边人的眼中又到底是怎样的呢?

http://difang.kaiwind.com/neimenggu/kfpl/201505/12/W020150512346175123640.jpghttp://difang.kaiwind.com/neimenggu/kfpl/201505/12/W020150512346175282632.jpg

  ●看亲友街坊怎么说

  曾亲手接生李洪志的潘玉芳说:如果不是注射了催产素,恐怕母子俩都会有危险

  潘玉芳说:“1952年7月7日,李洪志的母亲卢淑珍生李洪志时难产,疼得难以忍受,潘玉芳不得已为其注射催产素。当婴儿生下来时,已经全身发紫,“如果不是注射了催产素,恐怕母子俩都会有危险”

  母亲芦淑珍说:他有什么功啊!你别听他瞎白话

芦淑珍

  据李洪志早期合作者宋炳辰回忆,有一次他母亲和他妹妹回到长春来,因为这是老家嘛,好多邻居,还有李洪志在这块,他回来, 在一个班上,都散场了,散场以后,大部分人都走了。他母亲和他妹妹,还有一些学员,一个女学员,大伙搀着他从台阶上下来,说“你看你这个儿子”, 当着他母亲讲:“你这个儿子他多了不起。”说一些恭维的话,他母亲当时就乐了:“他有什么功啊!他小时候他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 你别听他瞎白话。”

  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从事反华活动,芦淑珍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表明立场:“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

  芦淑珍更是多次对周边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佛,他自己最清楚,就是常人一个。”“别把他捧高了。”

  大妹夫说:李洪志曾怕被“精简”,托他求人保工作

1.jpg

  李洪志大妹李君

  李洪志大妹李君前夫刘佳奎回忆说:当1987年“机构精简,人员减编”时,李洪志找到妹夫刘佳奎,请他帮助自己继续留在供职的长春市粮油供应公司保卫科工作。刘佳奎笑道:“他这么大的‘佛’都来求我,我岂不成了更大的‘佛’了。 ”

  二妹夫说:李洪志饭量大酒量大,但懒得出奇。

  李洪志二妹李平前夫孙森伦在其出版的《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法轮功教主妹夫的自述》一书中说:泰国烤肉,是李洪志最爱吃的泰国食物,每次吃好多盘,如果边喝啤酒,边吃烤肉,那么烤肉服务员则是忙不过来。”李洪志不仅饭量大,爱吃肉,喜欢在外面吃饭,而且还喜欢喝酒,酒量特别大,“我帮李洪志叫了两瓶,但是冰块还没有送上来,他就已经喝完一瓶,后来他很快就喝光另一瓶,他还说一次最少可喝一打,我又叫服务员上了很多,这时我才知道他是很能喝酒的。”

http://www.tszqw.cn/UploadFiles/20160317145026437.jpg

  李洪志在泰国

  李洪志不仅好吃爱喝,还懒得出奇,连自己的事情都不愿意自己动手。孙森伦在《日子》中说,“他每天的任务就是吃饭、睡觉、练功、看报,后来又多了一项内容,就是逛街……李洪志的衣服均是李萍在洗……他房间里的窗帘、枕套、床单均由李萍代劳……有时他在房间口渴要喝水,他就让李美歌出来倒水喝,自己也不出来。或者有什么需求,他就在自己房间里大声叫人,比如你帮我拿什么东西进来,等等。”

  老邻居说:李洪志扬言要连他一起打。

李洪志家老邻居

  邻居王大妈八岁儿子小石被时年25岁的李洪志暴打,王大妈前去劝阻,李洪志却说,“小孩碍我的事儿就得打”,还扬言要和王大妈一起打。

  邻居杨大爷说:“李洪志不但暴打小石,还拿过菜刀跟人干仗,曾被抓进过派出所,像这种人连基本的德性都没有,还讲什么‘真善忍’,简直是个十足的骗子。”

  ●看老师同学怎么说

  小学班主任说:他就跟一般学生一样。

2.jpg

  李洪志在珠江路小学班主任杜万衡则说:“(李)在学校,很一般,至于说是‘功能’啥子,咱们从来没发现过这些,那就是没看到,就跟一般学生一样。”

  中学老师说:“李洪志上中学时“一手”也没有露过”。

  长春市第五中学教师陈殿武证实,李洪志上中学时“一手”也没有露过,后来“传法”给人治病,给他治疗腿上静脉血栓时,只是拍了拍,没起一点作用。

  长春市第48中学的老师还记得,一次考试的一篇作文是300多字的小短文,李洪志写得歪歪扭扭,错字连篇……

  小学同学说:“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李洪志小学期间照片

QQ截图20170510110606.jpg

  1960年7月与李洪志一起就读于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的徐占璞说:“我和李洪志一起长大,是小学和中学的同学,上学时,李洪志可能受了父母离异的影响,性格内向,但从来没见过他练过功。”

  ●看李洪志战友们怎么说

  军马场领导说:“李洪志能写书,鬼才相信呢!”。

  李洪志参军后照片

  宋鹏林是总后勤部内蒙古八一军马场政治处原主任,是李洪志在部队时的领导,提及李洪志时宋鹏林说:“李洪志能写书,鬼才相信呢!”。 宋鹏林还回忆说:“李洪志不守纪律,那在全军马场都是有名的。他1972年春节回长春探家,一直到4月底还没回场,连假都不请。回来后他挨了批评,还与人吵架。”

  宣传队长说:“除了吹小号外,看不出他有什么别的专长。”。

李洪志参军后照片

  军马场原文艺宣传队队长李春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李洪志当时吹小号水平一般。当时我们提倡一专多能,很多队员都有几种专长。可是他除了吹小号外,看不出有什么别的专长。每年个人都要写个小结,李洪志写得语句不通,字也不好。

  战友谢树勋说:李洪志被两位老战友问得面红耳赤。

  据老战友谢树勋回忆,“他出差在首都机场与李洪志偶然相遇并同乘一车,车上李洪志被两位老战友问得面红耳赤,神情极不自然全然没了他讲‘法’论‘道’的作派,‘谦虚’得一塌糊涂,中途李洪志强烈要求下车,从此不在来往。”

  战友杜春林说:“他给我治了,可没好。”